>> 媒体报导——数据超市《孔已己》卖空间版
 
发布时间:2008-10-31  访问人数:4327
 

国内的IDC的格局,是和别处差不多的:都是有一些机房,机房里放上许多服务器,可以随时托管租用空间。做网站的人,做好了网站,每每花几百文铜钱,买一个空间,——这是三,四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碗只要一百文,——用QQ联系,赶紧买了放网站;倘肯多花八十文,便可以买一个域名,最近还有一种特产的小吃,只要一文既可,或者和客服美女小鱼详聊,如果出到几百文,那就能买一个数据库空间,但这些站长,多是T恤帮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穿衬衫的,才打开一百乘以一百网,要高档空间,慢慢传上几个静态页面。

  我从十二岁起,便在数据超市(www.shujuchaoshi.com)里当销售,老板说,不会聊天,怕侍候不了衬衫主顾,就在外面做点客服。外面的T恤主顾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讨价还价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自试用空间,放好几个网站测试,然后放心:在这严重兼督下,客服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荐头的情面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写软文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
  我从此便整天的坐在电脑前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老板是一副凶脸孔,主顾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孔乙己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  孔乙己是只会做静态网站而穿衬衫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脸色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。穿的虽然是衬衫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HMTL代码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孔,别人便从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孔乙己。孔乙己一到群里,所有做网站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孔乙己,你还不会做动态网站啊!”他不回答,对客服说,“买个空间,要一个CN域名。”便排出九十九文大钱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做静态网站,要买ASP空间干吗?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你的网站都是HMTL半点ASP都没有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HTML也是代码,能写代码的都是程序员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CSS样式”,什么“DIV”之类,引得群里人都哄笑起来: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 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孔乙己原来也写过程序,但终于还是太菜,又不会学习;于是水平越来越差,到最后放几个图片,弄几个超链接,就叫做做网站了。但他在我们群里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就是立刻付款,从来不拖欠,偶尔买几个大空间,也都是试用完毕就汇款。

  孔乙己用FTP传了一个网站到数据超市的空间主机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孔乙己,你当真会做网站吗??”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半个动态网站都没有呢?”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HMTL也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老板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老板见了孔乙己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会做网站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会做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表格里怎么设置背景颜色?”我想,讨饭一样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孔乙己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能写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代码应该记着。将来做站长的时候,写代码要用。”我暗想我这个代码谁不会呢,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是bgcolor=”#FFFFFF”?”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发了很多QQ表情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背景设置有四种写发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关了对话框离开。孔乙己敲着键盘,想写给我看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 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
  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老板正在慢慢的看网站,打开后台,忽然说,“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。还有3个空间没汇款呢!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做站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中病毒了。”掌柜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笨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到**网站上随便浏览。黄网的东西,下得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是机器变慢,后来上不了网,准备重装系统,结果CPU烧了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主板也坏了。”“坏了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彻底完蛋了。”老板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。

  中秋之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着空调,也须穿上棉袄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人聊天,我正合了眼坐着。忽然间看见有人发消息,“买一个空间。”这消息虽然极慢,却很眼熟。看时QQ头像又没有刷新。在一看QQ号码,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。他QQ名字换了,换的十分难听;见了我,又说道,“给我一个数据超市一百文的主机套餐。”老板也在群里叫,“孔乙己么?你还有3个空间还没汇款呢!”孔乙己发了一个尴尬的表情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还清罢。这一回是现钱,空间要好的。”老板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孔乙己,你又看黄网拉?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不看,CPU怎么会烧掉?”孔乙己低声说道,“超频,超,超……”他的QQ表情,很像恳求掌柜,不要再提。此时一片空间群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老板都笑了。我开了空间。他从银行里支一百文大钱,汇款到银行,不一会,他上传完网站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下线了。

 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。到了年关,老板取下粉板说,“孔乙己还有3个空间没汇款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“孔乙己还有3个空间没汇款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

 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孔乙己的确完蛋了。

 
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人才招聘 乐拓数据中心ISP/ICP经营许可证:沪B2-20040500 ICP备案号:沪ICP备05019942
黑龙江体彩网 吉祥棋牌